论专业术语的重要性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杂七杂八

昨天我们讲到江湖行话,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身份识别。讲行话,就意味着你融入了一个社群,获得了一个身份,遵守着一种规范,你也因此可以得到这个社群的救助和保障。当然,这是传统社会。
其实还有一类行话,今天都在起作用,就是学术术语
  我们读一些专业性的著作,总觉得怪怪的。这帮搞专业研究的人,怎么都不好好说话,不接地气?整天弄一大堆晦涩难懂的名词。比如,搞法律专业的人,总是要讲一些法言法语,什么“法益侵害性”、“ 罪刑法定”、“罪的明确”、“刑的明确”等等。哎,法律是要跟老百姓打交道的,你们就不能讲得通俗点吗?法律人都会告诉你,不行,用普通的语言表述法律问题,不准确,我们就得这么说话。
这是为啥?最近,我读到北京大学聂建松博士的一篇文章,从内行的角度给出了一些回答。他说,术语并不是故意制造人们沟通上的困难,恰恰相反,术语是为了提高内行之间沟通的效率。
  首先,“术语”的本质是什么?
  术语,是语言的浓缩。我们对事物的把握,原本只是一堆朦朦胧胧的感受,说不清也道不明。一旦把它提炼成一个术语,就变得明确了,可以沟通了。当我们下次要提到这个现象,或者要表达一个观点的时候,只需要说这个词,大家就能明白彼此的意思。
比如说,在兵乓球运动中,我们经常能够听到这样“奇怪”的术语:摆短、弹拨、推挡、撕、搓等等。实际上,即便是打兵乓球有不少年头的普通爱好者,也不见得能够说清每一个术语所对应的动作要领。那为什么还要用这些术语呢?因为术语能在短时间内传递明确而丰富信息,减少沟通成本。教练在比赛暂停的时候,只需要冲上去告诉运动员一个词“摆短”就可以了,而不必啰哩啰嗦地说:“你回球力量要轻,使得球恰当地跃过球网,而且在碰击桌面之后,仍然能够不弹出到桌面范围以外,以免对方能够进行抢先攻击……”如果按照这样繁琐的沟通方式,那么一场比赛里大部分时间就要留给教练讲话,而不是运动员打球了。
  学术界更是如此。 
  从物理学的“熵”,从哲学上的“存在”,法律上的“善意取得”等等,每一个术语都是一个学科历史积累的结果。术语所要表达的内涵,远远超过其字面的意思。在行外人看来,这些用词是“不说人话”,但在行内人看来,使用术语是一种非常务实、甚至是不得已的选择。大家请注意,我在这里做了一个区分,行内人行外人对,术语本来就是说给行业内人听的,行外人本来就没打算让你听懂。 就像我们打游戏。比如说王者荣耀,队友之间的战术沟通全是术语,什么打野、红蓝BUFF、补刀、兵线等等。你如果不知道这些,是没有人愿意带你玩的。这就是术语的第二个作用。
术语是什么?它不仅是一种高效率的沟通方式,而且还是行内人共同享有的一套交流规范。由很多很多条术语构成的术语系统,组成了一个学科的基本规范、逻辑和共识。 打个比方,一个学科就好比一台机器。如果每个人都生产自家规格的螺丝、零件,那么组装到一起将是非常麻烦的事,改进、修理也变得不大可能。但是,如果大家都遵循一个标准,那就会很方便,能够大大推动学科的进步。
所以,一个人如果想要进入某个学科,就要先学习相关的术语系统。大家回想一下,我们无论是大学的专业课学习,还是金融分析师考试、注册会计师考试、司法考试等等,都是从一些基本概念和术语开始的想要绕过术语系统,在某一个学科、某一个领域取得成就,在今天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。所以在知识传承的过程中,术语系统就像一道城门,将那些毫无认识或者水平不足的行外人挡在门外,而将那些熟练掌握该学科的内行人放进城中。好,我们接着看术语的第三个作用,它不仅是我们认识世界的工具,它也是反过来塑造我们大脑的工具。比如,古人看到的动物无非分为几种:飞禽、走兽和水里游的。而随着生物学的发展,我们掌握了“哺乳动物”这个概念,就会把人类、狮子、蝙蝠、海豚等等这些长相完全不同的物种,看是成同一类。 人类眼里的动物世界,立刻为之一变。再比如,我们生活中经常谈论的都是“重量”,什么体重、称重。但只要你学过物理学就会知道,还有一个词叫“质量”。“质量”的单位是公斤,“重量”的单位是牛顿,质量是不变的,而重量则根据受到的引力大小而不同。要精确理解这个世界,“质量”是一个更好的概念,这就是重塑我们的认知。再比如,经济学上“成本”的概念。薛兆丰老师讲,如果你对“成本”这个概念有了深刻的理解,那可以说,你对经济学已经了解一半。许多大的经济学家,像科斯、阿尔钦、布坎南、图洛克等等,都曾经在“成本”这个概念上面下过大功夫,而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就,甚至拿了诺贝尔奖。这么多牛人下过功夫的概念,当然和我们的日常语言非常不同。我们通常指的成本是“会计成本”。比如说,你谈女朋友,吃饭、买电影票、给她买包包花的钱,就是你的会计成本。而经济学上讲的成本,是你放弃了的最大代价——你因为和这个人谈恋爱,而放弃了与其他女孩子谈恋爱的可能。你看,这个定义方式,就超出我们日常理解很多。请注意,这些术语不是普通的名词,不是给一个具体的东西取一个名字,它其实是对现象的一种高度抽象。发明了一个重要的术语,往往就是打开了人类认知世界的一个维度,反过来可以重塑人类文明。比如,有一次听物理学家李淼老师讲课,他就提到有一位诺贝尔奖的获得者跟他感慨:“说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,就是能发明一个像‘熵’这样的概念。但是我很可能已经没有能力做到了。”
你看,这就是术语的力量。

迷惘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!